欢迎报考赣州市第一中学!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黄克智院士夫妇的家庭教育

   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微文推荐

    黄克智院士夫妇的家庭教育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15-05-14 * 浏览 : 6041

      2015年4月12日上午黄克智院士及夫人陈佩英与赣州一中部分师生进行座谈。座谈会上陈佩英教授重点介绍家庭教育,她说,我是杭州人,江西是我的婆家。所以我也关心江西的发展。我明白今天你们要我来和大家谈谈。主要是听说我家培养了三个出色的孩子。要我来介绍培养孩子的方法或者说经验。盛情难却,我只能谈点体会。
         人的一生,生下来就在接受教育。我认为总结一下教育主要分三个方面:1、家庭教育   2、学校教育   3、社会教育。而这三个方面我又认为家庭教育最重要。它是教你做人的教育。也是为后2个教育打好基础的教育,教育的目标是两方面,即“德和才”。 家庭教育的重任在于培养孩子,重德,培养孩子一个好的性格,将来能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。人们常说:“性格决定命运”。我很相信这句名言。每个家庭都有自己教育子女的方式,这里没有模式,没有规律可谈,今天我只能讲点点滴滴的在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可以供大家参考。
          我家有三个孩子,学习成绩都十分优秀:老大在清华毕业,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;老二在北京大学毕业,美国哈佛大学的博士;老三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从本科到博士。他们都是靠自己的能力,拿到美国的全奖出国留学的。更欣慰的他们不仅学得好,而且还是十分孝顺我们的博士。我们有一个非常团结和谐的家庭。孩子们对父母不仅孝顺,而且亲切。姐弟之间不仅团结,而且相互之间十分支持。在我们家里从没有闹矛盾,不合作,也没有遇到过大家常说的逆反心理,父母无法管教,非常苦恼的情景。在教育孩子方面我总结三点:
        1、教育孩子必须从幼小做起,一个阶段,一个阶段,一步一步引着他们健康地成长。父母都是爱孩子,但千万不要宠惯孩子,因为孩子较小,分不清是和非,如果父母不能正确引导他们,有时明知孩子的行为是错误的,为了博得孩子的高兴,一味迁就,这样的家长是极不负责的家长。甚至于有时会成为一个帮助孩子犯罪的家长,我认为为人父母,一定要对孩子既有深厚感情,又必须具备有清醒的头脑。
       2、我们为人父母,教育孩子身教胜于言教。我们2个大人都是把时间抓得非常紧的。每天下班回家,没有时间闲聊或打牌。吃过晚饭以后,还要继续工作,孩子们都看在眼里,回家也先把每天的功课复习和预习完成。他们在上小学时就知道如果晚上有一场球赛,必须提前把功课做完,才能看电视。所以我们从来都不需要逼迫孩子做功课。我们鼓励孩子们每一点细小的进步,追求上进。有个别家长,好像也很关心孩子的学习,嘴里不停叫着孩子们要念书,要做功课,而自己恰在麻将桌上,跳舞场上不肯下来,这样的父母怎么能教育好孩子,在孩子们面前也不可能有威信的。
        3、在对孩子的教育过程中我们始终贯彻两个字“勤与情”。别人总说我家孩子聪明,其实不是的,绝大多数的孩子们智商都是差不多的,关键是勤奋。我家老二黄永刚在高考前一年,就不看任何电视。自己找了许许多多经典的数学题来练习,每天晚饭后他要做几十道课外代数题,由于他自己的努力,所以他能轻轻松松地以力学专业第一名的成绩,考上北大。从小养成好的习惯,直到现在他可以说已很有成就,还是时间抓的非常紧,(他是美国西北大学的冠名教授,清华大学特聘教授)他已经培养了许多国内国外的研究生,出了许多好文章,是一个高产的教授。每年要来清华六七次,从没有受时差的影响,到了家就干活,又譬如我们的小儿子黄永强,在小学4年级开始就跟着电视广播电视课程(陈琳主讲)从26个字母开始学英语,一跟就是四年,他爸爸认为自己的英语虽然不错,但发音不够标准,他怕影响孩子将来的英语不够纯正,自己不敢教,但整整四年,每天下午陪着孩子听广播,每天早晨上学前只要还有5分钟的多余时间(因为他计算好从家到小学是8分钟),就必须先背诵几个英语单词,所以我小儿子的英语特别好,发音没有杂音,高中时第一次参加托福考试,在北大考场,在诸多同考的研究生中,他名列第一,几乎是满分,所以他高中还没有毕业就被美国的多个中学选拔走了。17岁的孩子只身到美国,那是一个没有一个中国老师和学生的学校。离开亲人的寂寞,离开祖国的陌生生活,他硬是咬着牙挺过来了。而且在高中毕业时他成绩是全校第一名。让许多美国老师,同学刮目相看。当高中毕业考大学时,哈佛,斯坦福,和MIT三个美国最顶级的学校都给予全奖。我还是这句话,并不是他比别人聪明,而是他比同龄的孩子付出更多。这也体现了“勤奋才能多产,耕耘才有收获”的真理。我对孩子的教育始终贯彻亲近和严厉相结合的原则。平时生活中我们相互之间平等,大家聚在一起时说说笑笑,甚至孩子可以给大人开没大没小的玩笑,但如果遇到重大问题,有决策性的问题。孩子必须首先听取大人的意见,譬如孩子考哪个大学,念什么专业,选谁做导师,都要全家来商量,尊重大人的意见。直到现在,他们身居国外,自己的孩子有的上大学,有的上中学,一遇到问题都要打电话来和我们商量。我几乎每天清晨起来先和孩子聊天,把双方的情况互相通报。所以我们虽在天南海北。仍能做到几乎每天的活动大家都知道。

      我们的家庭教育自始至终贯彻一个“情”字。有了情才能有帮助别人牺牲自己的精神。我们家的人都把这个家看作一个团体,只要家中某一个人遇到难题,大家都会把它当作自己的事情一样来关心,来处理,这方面我也来讲几个故事:
       a、30年前,计算机在国内刚刚起步,现在都被大家淘汰了的台式机,还十分稀罕,只有单位可能有配置,个人是绝对买不起的,当时我的小儿子在清华附小念6年级(姐姐是清华研究生,哥哥是北大大学生),那年北京市要举办一次小学生计算机基本知识竞赛。黄永强此前从未摸过计算机,但他自己很想去,我们也鼓励他去报名,从报名到比赛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们全家就总动员。妈妈通过熟人找到热能系的机房,他们有一台早年的台式机,请他们帮忙在早6点到7点,还没有上班以前借给我们上机,因为时间紧迫,上课内容很多,孩子当场消化不了,爸爸出面向讲课老师借来笔记,帮他复习,每天清晨6点由姐姐和哥哥轮流去现场辅导操作,同时妈妈准时在7点以前把早饭送到现场,全家辛苦一个月,成绩是巨大的,不仅他在这次比赛中获得全市第一名,而且奠定了他终身投入计算机的工作,自那以后他对计算机产生浓厚兴趣,他是斯坦福大学从大学到博士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,在美国学校期间,无论他在班上或是在学院里年年得奖,成绩总是第一。大学毕业那年1996年我在美国参加了斯坦福大学工学院的毕业典礼。会上突然宣布黄永强全工学院第一名,当场由福特汽车公司发奖5000美金。我的儿子立刻转身把支票给我,并说了一声:“感谢妈妈”。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。目前他在美国google总部工作。
       b、在那段动荡的年代,我女儿在清华附中毕业,教授的子女是被歧视的,同班7个同学出自清华教授家庭,分配工作不是理发的,卖肉的,就是卖粮的。幸亏赶上一个政策,因为我工作常出差,家中有一个小弟弟要照顾,大姐姐可以留在北京,分配到清河毛纺厂做挡车工。每天要在纺织机前来回行走70里,每天回家耳也聋,腿也肿,还要经常上夜班,半夜三更有2个女孩结伴从清河骑车回来。一年以后他爸爸就提出要她全面复习功课,准备迎接将来高考。在当时考大学简直就是白日做梦。但他爸爸就坚持认为:掌握科学知识永远是有用的,机会一旦来了就不会等人。只有自己准备好了等待机会,于是他帮着孩子一门一门课复习,有时上夜班回家已过半夜,他就等着女儿回来,我帮她做好吃的,然后开始念书,这对孩子和大人都是一个艰苦的历程。孩子只有十七、八岁,白天强负荷劳动,回家来脑袋都炸了,还要坚持念书,而大人辛苦到半夜,第二天还要照常上班。就这样,一年多的时间里大部分的功课已复习完,就剩化学和电学(这两门黄克智自己十分外行)。不久恢复高考的喜讯传来了。为了高考确有把握,他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辅导这2门课,硬是自己先学习一遍化学和电学,再来辅导孩子,就这样父女二人抢在时间前头,女儿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清华大学。
        C、不要对孩子过分要求考第一,得满分。应该要求他们学到真本事,才是目的。有不少孩子在中学时代,念书年年考第一。到进了某大学,全国的精英集中了。难免有不少同学会超过自己。于是有的学生不考第一就受不了啦,跳楼的,卧轨的,几乎每年都有发生。这个我就认为是在家庭教育中没有打好基础。我家老二学习非常优秀,但中学没有选择清华附中,为的是怕受到岐视。他去了附近的101中学。那里有不少同学是农民子弟。他的成绩在班上当然是名列前茅。但当他数学考试成绩得了100,洋洋得意的回家告诉我时,我的反应是平静的。我对他说,你有这样好的家庭背景,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家里又不需要你干活,你不考100,谁考100?你的农民子弟同学,能上学就不容易,回家还要帮着干农活,还要带弟弟。你没有理由自豪。你应该尽力帮助他们才对。我再讲一个故事:大孩子是从棉纺厂直接报考大学的,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考试,考不上,也许一辈子就只能当女工。她报考的第一志愿就是清华,第一天上午考数学,下午考外语,当她交了数学考卷,出考场和同学们对题时,发现考卷背面还有一道题没有看见,没有做。于是她情绪一下子低落,哭着回家,心里特别害怕,我们会对她发火。但当我了解情况以后,我显得十分平静,并安慰她说: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暂时不必想它了,不必太沮丧,也许你少做一道题,还有别人少做2道题的呢,好好休息准备下午的考试吧!孩子放下心里负担,在以后几天的考试中特别小心,考出好的成绩,结果是以力学专业班上前三名录取清华的。这里我想说明一个问题,当孩子遇到困难,遇到意外的时候,他们需要的是谅解,是安慰。这时,大人一定要冷静,要设法帮助他们。这样大人在孩子心理才有亲切感,才有安全感。自然也就会有威信。
    前面讲的都是关于学习的问题,我再来讲几个生活中故事:生活中我是这样教育孩子的。小的必须听大的,大的必须爱护小的。我常对他们讲,一家人必须互相关心,爱护,如果万一父母不在了,姐姐哥哥有责任把弟弟抚养成人。所以平时姐姐哥哥就代表父母。小的必须听大的。我在小的面前替大的树立威信。所以他们之间十分融洽,从不闹矛盾,我们做父母也很省心。
       a、我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良好规则,不管谁丢了东西,其他的家庭成员就会主动凑钱赔给她,这是我老家传下来的规矩。我从小到老丢的钱包不计其数,小时候丢了钱包,我爸赔我,长大以后丢了包,哥哥赔我,当了妈妈以后丢了包,儿子赔我。因为这虽然是一起并不起眼的行动,它产生的效果是不一般的,丢包的人,当时心里会非常难受,大家如果设法赔她,这种雪中送炭的感觉会让人永记不忘。而赔的人虽然出了钱,因为这钱不是丢的,而是用于帮助自己人从悲伤中解脱出来,心情也就不会太难过。那年我女儿一只结婚的小表在西单商场被偷,当晚回家气得一夜没睡,第二天全家人凑钱买一只送她,她接受了表,含着眼泪对我说:“妈妈我所得到的不是一只表,而是一份深深的感情,我会永远记住的。”从这样一件小事,可以看出一个集体的力量。
       b、另外有件事也值得一提,我家两个大孩子80年代中期相继出国,当时条件是非常差的,学费全部是靠奖学金,生活费要靠自己想办法,国际机票都是朋友借钱代买的,我们父母当时都出不起一张国际机票的钱,他们刚去时都住过地下室,过着很艰苦的生活,因此姐弟2人十年没有回过国,可是当小弟弟出去的那年,姐姐哥哥同时在MIT和哈佛拿到博士学位,并找到了工作。当年美国在力学专业的工作名额全国只有七名,我家就占了三名,儿子、女儿、女婿。每年夏天哥哥出路费让弟弟回国探亲,那时候已是90年代初期,国内情况也大有改善。我也退休常跟着老先生世界各地参观旅游,这时候哥哥总是出钱让弟弟陪着我们同往,而他自己却从没享受过这一切,我问他为什么这样,他回答说:父母年纪大了,出远门有弟弟照顾更放心,另外,我现在有能力了,我要让弟弟过得更好。现在黄永刚的条件很好了,一年总要回来好几次,每年七八月份他必然回来,因为七八月份是他老爸老妈的生日,他是一定要回来的,赶不上两个生日就赶一个,然后安排好另一个生日的日程。每年年初儿子们都要把全家人的生日记在日历上,到时候谁也不会忘记互相祝贺的,我的邻居非常羡慕说:我的儿子在北京也不来给我过生日,你们儿子在美国还赶来祝贺,真让人羡慕。现在两个儿子都已成家,有了孙子,我也以同样的心情和媳妇孙子们相处,我每天清晨通过网络和他们谈话,各自了解和汇报一天的生活内容,所以虽是我们远隔重洋,我们就和生活在一起一样并不寂寞。有了这样的孩子,有了这样的家,我既自傲又幸福,我这一辈子没有白活。

    友情链接:北京赛车pk拾群  北京赛车pk拾彩赔率多少  幸运农场  顺发彩票  北京赛车pk拾qq群  北京赛车pk拾稳赚  永利彩票  

    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